九命猫

2015-07-22 22:02 来源: 网络 作者:网络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1811
无论答案是哪个,孙莉洁已经无法向母亲求证了。唯有一点能够确定,母亲以她的方式,向不敢相认的女儿传达着多年的思念和关爱,也用她的方法,试着补偿多年来缺失的照顾和陪伴。

民间故事:九命猫

1.谁杀了王婆

小院里的独居老人王婆死了!

听说她床底下藏了一箱子金银珠宝;她贴身揣着的红袋子里装着巨额存款的银行卡;她买了生命保险,可观的保险金似乎还没确定受益人。

和王婆住在一个院子里的两户人家,每天用贪婪的目光打量王婆。

其中一对夫妻,张军辉和刘芳时不时给老人送点吃的,想借着殷勤,确认王婆到底藏着多少金银财宝。

王婆身边没有亲人,只和一只黑猫相依为命。

而另一户人家的妻子孙莉洁因为自小对黑猫有一种本能的恐惧,从不敢接近王婆,因此总被丈夫宋诚骂。

眼看张军辉、刘芳和王婆的关系越来越亲密,宋诚觉得必须想办法解决掉那只黑猫。

那天深夜,黑猫的叫声比任何时候都凄厉疹人,吓得孙莉浩整夜用被子蒙住脑袋瑟瑟发抖。

但是,死的,却是王婆。

第二天,孙莉洁发现王婆一直没有起床,便去敲门。结果门没锁,一推就开。“喵呜!”突然,黑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逃窜出来。

同时,孙莉洁看到倒在地上口吐白沫的王婆,双脚一软,跌坐在地。她记得宋诚昨天说要“解决”黑猫,难道……

得知王婆死了,出门了的张军辉、刘芳和宋诚都赶了回来。

警方初步判断王婆是被毒死了。他们在王婆屋子里寻找线索,终于拖出床底下的旧箱子。

当箱子盖完全掀开的一刻,众人的心也揪紧了,但结果却让人大失所望,那里面哪来的金银珠宝,不过是大小不一的女孩衣服。

“怎么会这样?”张军辉、刘芳和宋诚同时哀号。

“王婆真的是孤寡老人吗?”警察跟张军辉夫妻确认。

“是的,自从她搬来,从没有人来探望过……”

趁着警察的注意力不在这边,孙莉洁低声对丈夫说:“是你吗?”

“怎么可能?”宋诚死死抓着她的手,强压着怒火提醒她,“我拿过去的时候,明确告诉王婆,那些食物是你给黑猫做的猫食!肯定是张军辉夫妻下的毒手!”

那边,警察打开一个红袋子,取出里面的东西,里面有一张照片和一个联系号码。

大家在心里一阵暗骂,原来老太婆藏的是这些不值钱的东西!早知道就不浪费那么多时间了!

2.红袋子里的秘密

警方很快联系上电话号码的主人,令四人惊讶的是,一直自称是孤寡老人的王婆竟然有两个儿子。

张军辉、刘芳和宋诚立刻把目标转向这两个西装革履、看起来身价不菲的男人。

“王婆住在我们这里是委屈了,可我们当她像亲生母亲般伺候着……”

警察不耐烦地打断他们,问王婆的两个儿子,为何王婆在这里住了两个月,他们却从来都不探望。

两个男人委屈得直摆手,声称只从两个月前父亲去世,母亲就说要出去走走,且不许他们主动联系她。他们以为母亲只是出去散散心,因为父亲在时经常约束她,导致母亲整天郁郁寡欢,哪知,却……

“放心,我们会查出凶手的。”警察接着将照片递给两兄弟,“这应该是你母亲年轻时候的照片吧,你们留着做个纪念吧。”

好奇的张军辉、刘芳和宋诚纷纷凑过去看那张被王婆珍藏在红袋子里的照片。

这确实是他们母亲年轻时候的照片。照片上,长相清秀的年轻女子,无心向镜头展现美丽的笑容,她低着头,温柔而深情地望着高高隆起的肚子,露出幸福的笑容。

“没想到,母亲也有过那么美好的笑容啊……”小儿子盯着照片看了半天,略有感触。记忆中,他们的母亲总会时不时躲起来哭泣。

“是啊。”大儿子也感叹道。突然,他指着照片上的日期道,“等等,照片上的年份是1977年,我是1979年出生的!”

小儿子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:“母亲是1978年才嫁给父亲……”

母亲很有可能是怀着别人的孩子嫁给父亲的,难怪父亲对母亲的态度那么差……

王婆在1977年年初便怀有身孕,这才是她视为宝贝般藏在红袋子里的秘密!

3.复活的黑猫

警察问完所有的问题后,让两个儿子先回家,并说有消息会第一时间通知他们。

就在两个儿子转身准备离开时,一声凄厉的猫叫声传来,毛发色泽光亮的黑猫从屋顶跳跃下来,飞扑到大儿子身上。

大儿子惊慌失措,抄起手里的公文包就把黑猫拍打下去,摔向地面的黑猫死死抓住大儿子的裤管,声声凄惨地朝还停放着王婆尸体的房间叫着。

“这是你们家的猫,总不能留在这儿吧?”孙莉洁怕他们要把这只黑猫留在小院子里,忙提醒一句。

王婆的两个儿子面面相觑,谁都不想带走这只让人不悦的黑猫。

刘芳蹲下身,不顾黑猫的挣扎抱起了它,提议道:“不如把这只黑猫交给我们照顾吧?再怎么说,它也是王婆生前最喜欢的宠物,不能让它无家可归。”

两个儿子顺水推舟地答应了,大儿子打开鼓囊囊的钱包,递给她十张百元大钞和一张名片:“这钱你拿着,不够了打电话给我。”

说完,忙不迭地离开了这个肮脏贫穷的地方。

张军辉和刘芳认养了黑猫,可惜,两人不过是在王婆儿子们面前装装样子,实际上根本没有照顾黑猫,得来的钱都进了他们的口袋。

饿了的时候,黑猫就在小院子屋顶上凄厉地叫,叫得孙莉洁心惊胆战,吃不下饭。

宋诚白了一眼放下碗筷的妻子,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容:“上次毒不死那小东西,不信这次它饥不择食还不上当。”

孙莉洁惊恐地看着宋诚把剩菜剩饭倒进一个废用的碗盆,往里面加入老鼠药,边搅拌边发出“嘿嘿嘿”的得意笑声。

饥肠辘辘的黑猫将宋诚送去的食物吃得精光,还满足地舔了舔嘴边。

直到宋诚睡得鼾声连连,孙莉洁才小心摸下床,拿着手电筒到小院子里查看黑猫的情况。

刚出家门,孙莉浩便吓得整个人跌坐在地。侧身倒在地上的黑猫已没了气息,两只圆睁的眼睛望着他们的房门!

孙莉洁吓得双脚发软,好不容易回到房间,便死死抵住房门!

第二天一早,当宋诚不理会孙莉洁的劝告,推开房门时,门外除了几片落叶,什么也没有。

孙莉洁惊恐地睁大眼睛:黑猫的尸体呢?!

“这一大早你们干吗呢?”早早去了趟菜市场,提着大鱼大肉的刘芳满脸得意。

“喵……”黑猫叫得跟撒娇似的,从刘芳家里探出头来。

“总算把它喂饱了,看起来不像饿了好几天吧?”张军辉也走了出来。

张军辉和刘芳只顾着商量中午要做什么好菜来款待王婆的儿子们,完全没有发现脸色惨白的宋诚和孙莉洁迅速逃回房里去。

“怎么回事?难道我毒死的不是那只黑猫?”宋诚双手胡乱抓着本来就乱糟糟的头发,不知所措。

孙莉洁神色木讷地坐在地上,面无表情地道:“不,那是同一只黑猫,我认得它的眼神。”。

从未见过妻子这种模样,宋诚倒有些慌了神:“也许那个传说是真的吧,猫有九条命。”

两人正在屋里说着,外头传来杂乱的脚步声和说话声。

4.灾厄降临

警方再次来到孙莉洁他们的小院子,说经过尸检,发现王婆体内的毒既有老鼠药,也有严重超标的铅毒。他们来调查小院子里是否存在含铅超标的物质。

“那我母亲到底是铅中毒死的?还是吃了老鼠药死的?”王婆的儿子们紧张地追问警方。

“铅元素有一段渗入时间,可以理解为慢性中毒,所以直接导致王婆死亡的仍是老鼠药。

“但不排除有人长期在王婆饮食里加入铅。你们院子里有什么东西铅超标吗?”

当警方这么询问的时候,宋诚直直地盯着张军辉,直盯得张军辉脸色发青。张军辉多年来一直在电池厂做事,他想拿到这类东西,一点不难。

宋诚趁着警察四处检查有没有含铅超标物的时候,走到张军辉身边,拍了拍他肩膀,凑到他耳边,低声说着什么……

中午,刘芳做了满桌子丰盛饭菜,结果王婆的两个儿子都没有赏脸留下吃饭,就连丈夫张军辉也匆匆扒了几口饭就赶着回厂里。

见满桌子大鱼大肉,黑猫从窗口跳进屋里,想吃剩下的鱼肉。今天从王婆两名儿子那里拿到的钱不多,刘芳心情恶劣地抓起黑猫,狠狠扔出去。

正在小院子里洗碗的孙莉洁,被惨叫着撞在花盆上的黑猫吓得整个人跳起来。

浓稠的红黑色液体,从黑猫肚皮下面流出来……刘芳放着流血不止的黑猫不管,径直回房了。

原本还好好的天空,突地黑压压一片,远处还打了响雷,孙莉洁忙搬起洗好的盘碗回屋。走到门口的时候,她总觉得背后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看,回头望去,正是黑猫!

不忍心再去看浑身毛发被血浸染的黑猫,孙莉洁狠心关了门。

暴雨下了整个下午,孙莉洁不敢踏出房门半步。

当天半夜,一声声的猫叫传来,比往日更悲戚哀怨,听起来像是含冤的孤魂在哭泣着。

孙莉洁在快天亮的时候好不容易快要睡着,但一阵尖叫声却彻底吓醒了她。

刘芳和张军辉死了,他们满脸满身都是被猫抓伤的血痕。而房间的地面、床铺、墙壁上,印满了血色猫爪!

“一定是那只黑猫搞的鬼!那只不祥之猫!”宋诚无法理解眼前发生的事情。

刘芳和张军辉被一只猫杀了吗?是那只曾被自己杀过一次又复活的黑猫?

5.黑猫的诅咒

小院子连闹命案,警方仔细调查了张军辉和刘芳的房间,但除了猫爪和猫血,现场没有任何其他可疑人物留下的痕迹。

让警方意外的是,他们竟在张军辉和刘芳的房间里搜出了大量的铅。

“我明白了!张军辉和刘芳两人在王婆的食物里加了铅毒!他们想让王婆慢性中毒,变得神志不清,好将财产都送给他们!”宋诚激动地告诉警方。

才几天时间,小院子里变得冷冷清清的。

这天,孙莉洁正在准备晚饭,家门忽然被推开了!她吓得浑身一颤,抬头看去,正好和探头进来的黑猫对视上,孙莉洁下意识地往后退,不小心推倒了桌上的碗筷。

碗筷落地的声音引来了宋诚的骂声,宋诚一看罪魁祸首居然是那只死不了的黑猫,立刻火从心底冒了上来,他上前狠狠用门板夹住黑猫的脖子!

“够了!够了……”孙莉洁看着黑猫皮开肉绽的脖子,痛哭起来。

宋诚看着黑猫的惨状,疯狂地笑了起来,之后,他将黑猫的尸体扔到了垃圾桶里,便倒在床上呼呼大睡了。

宋诚死了,那只黑猫也死了——它咬断了宋诚的咽喉。

在它死之前,它碧绿的双眼望着孙莉洁,微微弯成半月形,仿佛正对着孙莉洁微笑。

孙莉洁看着将死的黑猫,终于想起了小时候关于黑猫的记忆——自己成为弃儿之前的模糊记忆。

母亲最疼爱的黑猫咬伤了她的手指,她哭闹着要扔了黑猫,母亲温柔地告诉她:“传说黑猫有九命,能替主人消灾解难。只要它认定你是主人,就会帮你阻挡灾厄、保佑你平安长大。”

孙莉洁守在死去的丈夫和黑猫身边,不停地哭,差点哭到失去意识。

“哎呀,这里还真难找。”突然,一个穿制服的女人走了进来,“请问王婆在吗?”

“王婆已经去世了。”孙莉洁擦了擦眼睛,站了起来,“请问你有什么事吗?”

穿制服的女人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:“王婆交代过,要是她超过七天没有联系我,就按照这个地址来找一位叫‘孙莉洁’的女性。”

“找我?为什么?你是王婆的什么人?”孙莉洁惊讶地追问。

穿制服的女人忙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她:“王婆用她的所有积蓄买了这份生命保险,让我等她去世后,就找保险金受益人,也就是孙女士你。王婆签这份协议的时候,一脸幸福地告诉我‘这是我留给大女儿的礼物’。”

“大女儿……”孙莉洁重复着这三个字,脑海里浮现出王婆宝贝地藏在红袋子里的那张怀孕的照片。

1977年,自己确实是那一年秋天出生的。

孙莉洁从保险经纪人手里接过王婆购买的《生命保险协议书》,脑海里回想起来的却是王婆搬进小院子之后的点点滴滴。如果自己能够更细心一些,也许能够发现王婆努力隐藏和压抑的心情。

6.温暖的爱

为了百分百确定真相,孙莉洁将自己是王婆生命保险的受益人这件事通知了警方。

通过警方的多方调查和帮助,孙莉洁终于弄清楚了记忆模糊的幼年发生过的事情。

王婆的确是她的亲生母亲,年轻的王婆不慎怀上恋人的骨肉,恋人在上门提亲之前却遭遇意外去世,王婆坚持生下孩子。

后来有户家世不错的人家提亲,男方将到异地发展,要求王婆和年仅两岁的孙莉洁彻底断绝关系,随他到远方落地生根。

王婆嫁人后,一直被丈夫禁足,直到丈夫去世,她才找到孙莉洁,继而搬到她所在的院子。

王婆应该是自觉没有颜面和孙莉洁相认,才一直没有坦白她是孙莉洁的亲生母亲。

“另外,”警方觉得真相对孙莉洁来说实在太残酷了,“你的丈夫宋诚替张军辉夫妻隐瞒他们在王婆饭菜里下铅毒的事,以此为条件,要求张军辉给他准备铅。”

那包警方从张军辉夫妻房里搜出来的铅,不是给王婆下毒剩下的,而是准备给宋诚的。经调查,宋诚擅自为孙莉洁购买了生命保险。警方推测,宋诚打算让孙莉洁慢性中毒,神不知鬼不觉地谋害妻子,从而获取大笔保险金。

“那王婆,不,我母亲的死因调查清楚了吗?”孙莉洁没想到丈夫企图谋害自己……这么说来,黑猫一直在保护自己,就像母亲当年说的那样。

“直接导致王婆死亡的老鼠药,混在了一份蒸鱼肉里,是我们从垃圾桶里找到的鱼骨检测得知的……”

孙莉洁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离开警局的,脑袋里只有一个声音不停重复——是我害死了母亲。

那份蒸鱼肉是自己做的,虽然知道是给猫吃的,但因为想吃女儿亲手做的饭菜,所以吃下去了吗?

想到这样的可能性,孙莉洁再也忍不住,失声痛哭起来。

可是,为什么母亲明明自己那么害怕黑猫,却还坚持养着那只黑猫呢?是为了唤醒自己童年的记忆?还是为了让拥有九条命的黑猫代替她守护自己?

无论答案是哪个,孙莉洁已经无法向母亲求证了。唯有一点能够确定,母亲以她的方式,向不敢相认的女儿传达着多年的思念和关爱,也用她的方法,试着补偿多年来缺失的照顾和陪伴。

那只九命黑猫已经死了那么多次,大概再也不会出现了,但母亲的爱却永远不会消失,深深留在孙莉洁心里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主题:知识网  小说